返回

光头武僧在都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破碎的晨曦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以自我为权柄,以自身为神国……”

    “啧……”

    淑妮坐在自己神国的某个悬空台阶上,她看着那遥远虚空中的情景满是啧啧的惊叹声。

    她是一位存在已久的强大神力了,在漫长的时间中她见证过许多强大的兴起和沉沦。

    很难说易秋的这种行为,是否在多元宇宙中存在先例。

    但对于淑妮而言,她并未遇见过这般的神祇。

    毕竟,那实在过于艰难。

    而且……

    淑妮看着那位于遥远虚空中的身影,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炽热如恒星般的力量和犹如深渊般深邃的平静。

    她知道,爱情的力量确实伟大和奇妙。

    但总有一些人,一些命运,是选择彻底拒绝了爱情的。

    在那交织着欢愉亦或痛苦、依赖亦或背叛的舞台上,并非每个人都是它的忠实的粉丝……

    而此刻,在淑妮的神性意识中有某些破碎的声音。

    她知晓此时一切已犹如眼前的晨曦一般,清晰而透彻。

    如果不是选择了足够纯粹而坚毅的自我道路,又如何才能在神性的燃烧中保持自我?

    如果仅仅只需要自我信徒的吟唱,那些穿梭于虚空中的巨兽岂不是每头都具备成就神祇的资格?

    作为强大神力的淑妮,能够洞悉其中的真正奥秘所在……

    “令人遗憾……”

    淑妮叹了一口气,那充满遗憾的气息在神国中萦绕着。

    它似乎觉得这般宏大的神国,也显得有些拘束。

    于是它从神国中飞走,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凡物的世界……

    “去吧,愿你找到属于你的爱情……”

    淑妮对着它消散的方向,微笑着祝福道……

    而悬空台阶上金色的晨曦洒在她火红的长发上,如焰般的波浪似乎在默默燃烧着……

    …………

    …………

    “我听到了虚空中的低语……”

    比克兹推开已然更换过不知多少次的校长室大门,他看着正在整理着某些魔法资料的艾玛说道。

    曾经颇为简陋的校长室里,已然填充了许多东西。

    那并非是毫无意义的装饰品,而是一些形态各异的奖杯亦或是某种仍然散发着狰狞气息的残骸。

    那是每个被魔法学院认定为“优秀毕业生”的学员,才能够将自己视为荣誉获得的物品放置在校长室。

    比克兹的目光略过那些东西,那是他早已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东西。

    除了在某个雕饰着一个人型形象的奖杯上停驻了片刻目光外,比克兹并没有过多地关注它们。

    “又是什么无聊的讯息?”

    “最近别来打扰我,我在预备新的计划……”

    艾玛从桌上堆积的资料中抬起头,她看了一眼此时已显得有些老态的比克兹说道。

    正常的邪能支配者,是不会衰老得如此厉害的。

    因为他们能够肆意地抽取万物的生命力,以时刻保持他们的生命状态处于健康的水准。

    但比克兹知道,那会让他们始终保持着年轻的状态。

    以至于死的时候,亦是如此……

    他此刻所表现的生命颓势,是他体内充满暴烈和混乱的邪能,所与他意志交锋的产物。

    从某些角度出发,倒是可以理解为凡物所经常遭遇的“上火”。

    算不上什么致命的病痛,却也会带来一些令人颇为微妙的负面感受。

    当然,它亦是基于机体本身的整体协调状态所波动的。

    在这些年中,比克兹曾经外出旅行过一些位面。

    但都并非多么令人愉快的经历,毕竟他那充满邪恶气息的外表让他并不怎么受到善待。

    当然,作为一个传奇邪能支配者,他有足够的力量去进行交涉就是了。

    只是总而言之,那并不令人欢快就是了。

    所以在经历了一些变化之后,比克兹放弃了进行旅行。

    在这段时间中,他喜欢上了开发邪能的下层面操作方式。

    不怎么严谨地说,可以视为所谓的黑魔法。

    当然,比克兹也是准备以此来命名的。

    这个事情在他之前便有所进行,但后来因为一些变故他选择了搁置……

    “它们在颤栗,因为一位新神的诞生……”

    比克兹颇为微妙地笑着说道。

    时间的磨蚀似乎洗去了他曾经充满了某种隐晦高傲的性格,而他看起来一如他外表所表现得那般:

    是一位充满了睿智和和睦的长者。

    “颤栗?从易醒来之后,它们会有更多的时候去习惯这一切……”

    艾玛摇了摇头说道,她自然知晓现在易秋在外面的行为。

    现在,在物质界超凡领域的相关话题已经彻底炸裂了。

    也许对于寻常的民众而言,他们并不会了解到易秋的存在。

    因为被附着在那个名讳之上的力量,对于常人而言实在过于危险。

    但对于能够直面真相的物质界超凡单位而言,他们没有理由不去了解属于这个位面最为强大的力量和支柱……

    毕竟,在星界的神尸正静静地禅师着某种恐怖和庄严……

    艾玛并没有过多地加入属于物质界超凡存在们的狂欢,在她看来那实在过于无趣。

    又或许在一百年前,她已经在易秋身上用完了所有的惊叹。

    也因此,哪怕他又干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似乎也让她觉得理所应当。

    “是的,但我总会带来一些新的惊喜……”

    “我可并非即将垂暮的糟老头……”

    就在比克兹正准备絮絮叨叨地说着的时候,一发明亮的火星从他的头顶略过。

    然后,在空气中炸开!

    “你在向我展示,你逗弄那些学生的技巧?”

    艾玛微微眯了眯眼说道,这个动作似乎让整个校长室内的温度都上升了数度。

    而在魔法学院更为深邃的某个洞穴中,一头正在沉眠的红龙熟稔地原地翻滚了一下。

    随后,它睁开眼呆呆地看着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洞穴……

    “你总得尝试一些新的改变……”

    比克兹试图劝说着艾玛,然后在对方逐渐变得危险的目光中理性地停了下来。

    他耸了耸肩,然后说道:

    “好吧,我得说……”

    “也许我们该在那位的称呼之上,再增加一个新的后缀……”

    “按照那些世界的规则是如此,我觉得我们可以为他增加殿下这个后缀……”t21902181

(看小说就到【苏拉格】www.sulage.com,m.sulage.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