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头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光头下山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树走了,你也该走了。/”说话的是一个穿灰色布袍的白胡子老者。

    在他前面是一段残树。

    树干粗大,被雷击过,大半地方是焚烧后的黑。

    老者身边坐个光头少年,两腿前伸,有些呆的看着这段残树。

    听到老者说话,少年多看了残树好一会儿才起身:“是。”

    老者叹口气,转身下山。

    一座小山,山上只有这一棵树,曾经的神木,如今的残树。

    山下是一片连在一起的院落,跟山上的这段残树一样,已经衰败。

    光头少年走近残树,抬手按在枯败的树皮上,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这里是神木宗,这段残树就是神木。据说有万年之寿。

    一株老树,不论存活多久,终要死去。

    一个宗门,不论如何辉煌,也终要如同老树一样……

    右手按在枯木上,深吸气,发力,掌中涌出丝丝真气没入树干中。

    好像是在治病救人那样,少年试了好久,直到全身大汗才收手。

    神木……死了,树皮下面的残木如同焦炭一样没有活气。

    少年抬手擦汗,退后几步行大礼,转身下山。

    山下院落一片破败景象,杂草丛生,门窗破烂,院墙有多处坏损。

    老者站在前路,手拿黑色布包。待少年走近,老者递过布包:“该说的话都说了,走吧。”语气有些索然。

    少年接过布包放到地上,跪向老者:“老师,我走了。”

    “嗯。”老者转身走进院子。

    少年对着院门磕头三声,拿起布包离开。

    一个月后,光头少年出现在大都青云武院。

    青云武院在大都西北方向,占地颇广,院内有山水湖泊,有树林庄稼,有上万间房屋。无数条路连接着各个分院和无数讲堂。

    青云武院有学生五万。

    武院正门是一座巨大牌楼,上书四个大字,青云武院。

    以牌楼为界,走过牌楼是宽阔街道,有学生往来。牌楼这一边店铺林立,药铺、丹房、酒家……应有尽有。

    少年对比着牌楼两边看,这便是青云武院?全国最有名最好的三大武院之一?

    牌楼下面守着十八名黑服青年,昂首挺胸,负手而立。

    少年犹豫一下,过去问路:“请问……你知道丹院有个叫方青的丹师么?”

    黑服青年偏了下头:“那里有地图。”

    顺势看去,道右边立着一面地图,标识着武院内部各个分院以及各个训练场、讲堂的大概位置。

    少年有点疑惑,这就进入青云武院了?

    试着从黑服青年身边走过,无人拦阻。

    去看地图,青云武院中心位置是宗师堂,偏北有一座山峰,用虚线圈出范围,写着丹药分院四个字。

    记住路线,光头少年又看了一眼黑服守卫才离开。

    道路宽阔,干净,不时有穿着武院服装的学生经过。来来去去的,嘻嘻哈哈的何其快乐,一个个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男的精神帅气,女的英姿飒爽。

    光头少年有点羡慕,感觉所有人都是那么“好”,也许……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一路经过许多地方,有高墙、有高楼、有高树……还有高高的野兽?道边高墙之上有个脑袋巨大、脖子特长的“野兽”竟然低着头在吃树叶?

    这是什么?少年看了好一会儿,发现除他之外,往来学生并没有多看那个大家伙一眼……是自己大惊小怪。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前面出现个小广场,广场中间是喷泉,喷泉中心是一个金色大葫芦,从葫芦嘴向外喷水。

    喷泉后面是两扇木门,上面竟然爬满藤蔓?

    走近观看,忽然有人说话:“新来的吧?”

    循声望去,大门边上还有一扇小门,小门后面是一株高树,树上面坐个红衣少年。光头抱拳道:“师兄好。”

    红衣少年跳下树,几步来到光头跟前:“你这个脑袋……怎么这么亮?”说着话抬右手去摸。

    光头急忙退步。

    “不像是刮了……天生秃老亮?”红衣少年的注意力全在他的光头上面。

    少年咳嗽一声:“师兄好,我叫原亮,想要求见方青师叔。”

    红衣少年脸上出现奇怪表情:“你这个名字……是根据发型起的?”

    原亮又咳嗽一声:“不是。”

    “你这个发型……错了,你没有头发。”红衣少年又近一步,盯着原亮的光头仔细看。

    原亮很无奈:“麻烦师兄帮忙通禀一声,我叫原亮,我师父叫木守,方青是我师叔。”

    “我没听明白,重说一遍。”

    “我叫原亮,我师父叫木守,方青是我师叔,我师父的师弟。”

    “木守?什么名字?木头的木,守卫木头?哪个门派的?方老师什么时候拜师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多问题?原亮有点挠头,摸出张金元票双手奉上:“麻烦师兄。”

    红衣少年扫了一眼票上的数字:“大哥,十块钱?”

    原亮沉默片刻,收起金元票,放下布包,活动手脚。

    红衣少年笑了:“咋地?要动手啊?”

    原亮没接话,退后两步深吸气,猛地张嘴大喊:“方青!”

    一道气流喷出,空气变成炮弹一样射向天空,轰的一下,震响丹院上空。

    红衣少年变了脸色:“要死啊!”冲过去捂原亮嘴,跟着抓向原亮手腕。

    原亮退步闪避,红衣少年没抓到人,急了:“带你找师叔!”一步跳到侧门前面,推开小门:“快!”

    原亮捡起布包进入小门。红衣少年赶忙关门:“跟上。”朝东北方向跑去。

    红衣少年跑很快,眨个眼的时间窜出去二三十米。原亮也不慢,快步跟上。

    能跟上?红衣少年看他一眼,加快速度。意外的是原亮还能跟上。

    丹院内部道路比外面的道路要复杂一些,道路变窄,拐来拐去,甚至从林间穿过。

    跑出一片小树林,红衣少年停步回看,确认没有武卫追来,才冲原亮说话:“灵运?”

    原亮摇头:“锻体。”

    “锻体?”红衣少年有点不相信:“锻体几年?”

    武修一道,从锻体开始,而后灵运,入境,出尘,这是武修四境。世间武修大多止步于灵运,能够修行到入境便可以成为战将级高手。毕竟人生短短百年,总有太多事情忙碌、烦心,又有酒色财权等无尽诱惑障乱耳目,能够潜心修行的人是少数中的少数。

    听到红衣少年问话,原亮想了一下:“敢问师兄名讳?”

    红衣少年迟疑片刻,叹气道:“我叫潘大。”

    “潘大?”原亮有些意外,现在起名字这么不负责任么?

    “意外吧?惊喜吧?”潘大叹气:“看我这张帅脸,我这身材,我这修为,还有我这聪明的头脑,竟然叫这么个破名字。”

    “你还有弟弟?”

    “没有。”

    “有妹妹?”

    “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为什么叫潘大?”

    “我爹高兴!”

    原亮琢磨琢磨:“按说,你有这么个名字,是不是不应该嘲笑我的名字?”

    “我高兴!”潘大转身就走:“聒噪。”

    树林外是一片植园,从小道出来有个小木门,连着低矮的篱笆墙。偌大植园由十几道不同颜色的篱笆墙将其割分。附近有几条水渠,还修着四间院子。

    潘大指着偏北的一间院子说话:“方老师的家。”

    “师叔住在丹院?”

    “方老师是唯一一个住在院里的丹师。”潘大指着另外三个院子说话:“这个院子是封金大师的,第二间院子是罗元大师的,最后那个院子是辛大有大师的。”

    大师是炼丹大师,方青只是炼丹师。

    他俩站在这里说话,植园里走出一个穿暗黄色学服的青年:“不懂规矩么?这里不允许进入。”

    潘大抱拳:“这位师兄,这位小兄弟是方青老师的师侄。”

    那青年有些疑惑:“方青老师收徒了?”

    原亮赶忙拿出一封信:“我师父是方青师叔的师兄,这是师父写的信。”

    青年扫了一眼信笺,想了一下:“那也不能随便进入,在这等着。”转身进入植园之中。

    青年去北面宅院叫门,开门的是个女子,两人说上几句话,女人回去院子。

    又过一会儿,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有点富态的中年人出现,跟青年回到小木门这里。

    瞧着很和气的一个人,四方大脸,带着笑意的眼睛打量原亮:“你是我师侄?”

    “你是方青师叔?”原亮问话,与此同时,潘大躬身:“老师好。”

    方青嗯了一声,一个字接了俩人说话。

    原亮双手奉上书信:“家里的树倒了,师父让我来见师叔。”

    方青接过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信封,再看向原亮:“你师父结婚了?”

    “没有。”原亮轻声回话。

    方青拆信观瞧,快速扫过一遍:“先回家。”转身走进植园。

    原亮冲潘大抱拳:“多谢师兄带路。”又对青年抱拳:“多谢师兄帮忙。”

    青年笑了一下,转身离开。潘大笑嘻嘻使个眼神,退回树林。

    原亮跟着方青在植园中行进,穿过一片片草药绿植,不多时进到北面小院之中。21902181

(看小说就到【苏拉格】www.sulage.com,m.sulage.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