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头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0章 找到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黑暗星空,上下不见,前后左右只有虚无,那片光亮是怎么回事?

    光亮愈盛,当中慢慢出现一辆白色马车,车上是高冠少年。/

    见是“熟人”,肖明远非常意外,怎么可能?我们已经做了四次空间跳跃,飞到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他怎么能跟上?

    少年又是遥遥作揖,开口说话:“是友非敌。”

    凭借着这种神之又神的手段,真若是敌人……肖明远不敢多想。

    可惜原亮不在,肖明远回头看了一眼,罗晚站在更远一些的地方看着星空中的白色马车。

    “安心顺意,以庆年华,我知先生等人要去何处,只是……”高冠少年张开两臂:“只是这千荒洪宙已然藏着无穷神奥,众位先生又何苦一心求痴?”

    肖明远沉默好一会儿:“请问安庆先生,此乃何处,先生又来自何处?”

    前次见面,原亮好像没见到安庆一样,不语不理会。

    肖明远为了航行不出错,也是不敢多问。

    却没想到,早在星空中远遁千万里,依旧被安庆追上。

    这人太神奇,在浩瀚星空中离奇出现,却是只有一乘马车。而后更是追到眼前。肖明远满心忐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等高人。

    有心使用炮击……还是算了吧。

    听到他的问话,安庆放下手臂:“可知真是幻,幻是幻,万生万物皆是幻?”

    如果在别的地方听到这样一句话,肖明远甚至不会回应,可这里是星空,站在星空中的那个人随意说话,飞船中的他就能听到啊!

    肖明远认真思考后回话:“不知。”

    “不是和你耍嘴子,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先生是谁这片虚空,甚至你我,都是假的?”

    “不敢相信么?”安定再次张开双臂,这一次没有说话,可是在他的两臂之间出现一片亮点,闪闪烁烁明灭不停,如同河流。

    肖明远沉默片刻:“星河?”

    安庆两臂一振,星河向上飞去。安庆仰头看了好一会儿:“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人。”

    如果是原亮站在这里,多半会问上一句,你是说再造星的人和神界的人和小世界中的人,其实都是你们创造出来的?

    肖明远没有说话。

    安庆接着又说:“我们知道你们的存在,也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其实还是我刚才说过的那样,安心顺意,以庆年华。”停顿片刻又说:“你们再厉害,也不过是百年寿元,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一切都是有规矩的,这方宇宙之中的规矩就是这样。”

    “在别的宇宙中可以活很久?”

    安庆却是换了话题:“我知道,你们每经过一个星空跳跃点之后,都会发消息回去,其实用处不大。”

    “因为星空是不断变化的?星辰时刻都在移动?”

    安定没有回答问题,低头想了一会儿:“我来,只是劝你们一句话,仅此而已,如果你们选择坚持,就当我没有出现过。”

    肖明远忽然问话:“你是神么?”

    “神?你们不就是神么?你们创造了很多个世界,也创造了很多生物和人。”

    “我们是假的,借助法阵让我们在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拥有一切能力。”

    “一样,我也是假的。”安庆笑了一下,白色马车开始发亮,当亮光包住马车,再慢慢消失之后,马车也不见了。

    明亮过后的黑暗更加黑暗,肖明远盯着那片漆黑站了好长时间。

    罗晚走来身边,同样是沉默不言。

    过了好长时间,肖明远问话:“你信么?”

    罗晚好像不会思考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反问:“什么?”

    肖明远笑了一下:“出发。”

    这片漆黑星空是空间通道中的一个点,要跳出去才能继续探索未知星空。

    以知识来说,再造星人的水平非常高,能够将法阵和机关联系到一起,能够将法术和真实科技融到一起,他们想要探寻的是时间和整个世界的起源、以及人类的起源……

    私心是想要回到过去、回到最初家园。

    为了这个目标,再造星人付出无数代人的无数生命,自然不会因为安庆的一句话而退缩。

    于是,经过一次次计算,确定空间跳跃点之后,飞船启动……

    经过这一次空间跳跃,飞船被空间力量挤压受损,必须停止飞行进行修缮。

    四名人造人穿上特制服装,带着三十多个机关人去到飞船外面……

    一对比就知道原亮有多牛了,他一个人比这些人加一起都要厉害。

    用了十天时间修缮飞船,飞船内部也是一片忙碌。

    罗晚去复活舱将所有成年人全部唤醒。

    按照资料来看,也是经过无数次推算,此次空间跳跃最少节省了八十年的航行时间,甚至有可能更久。

    再往前就是接近谜底的地方,越往前就距离谜底越近……只是,这个谜底未必是真的。

    过去曾经有多艘飞船成功完成空间跳跃,应该也是来到这片空间,同样朝着谜底前进……却是再也没有了以后。

    又过去几天,飞船上有活人六十多个,加上几百个机关人,总算让偌大飞船多了一些人气。

    继续航行,朝目标、也是朝“谜底”进发。

    这是一个无上无下的世界,所有一切都是相对而言,包括空间和时间。

    在只有无知、也只能无知的黑暗中航行,所谓的目标比浮云还不靠谱。

    好在,再造星人曾经付出的努力没有白费,有了前辈留下的宝贵星图以及经验教训,希望号飞船熬过磕磕绊绊的艰辛旅程之后,总算是真正到达了扭曲星空的起始点。

    时间么,已经是三十年后,加上原亮耗费掉的十年,还有空间跳跃节省下来的**十年、甚至上百年,这一段超过一百三四十年、甚至有可能更久的旅程,才刚刚到达出发点。

    罗晚进入复活舱躺尸,如同原亮一样,留下最后一点生命,想要在扭曲空间中为族人再做一次贡献。

    来到这里之后,平静、虚无星空变得诡异起来,每一刻都有古怪力量扫过飞船。

    这样一片巨大空间,充斥着各种力量,能够看见的、更多看不见的,还有各种流光出现、掠过。

    按道理,星空应该到处都是一样的,只有黑暗和恒定,往任何一个方向飞都是永远飞不到边际。

    这里不同,好像是无边海洋中忽然出现的漩涡一样,抛弃所有平静,只有变化。

    飞船要不时变换飞行方向,时刻控制力度,才能在无数道看不见的乱流力量之中慢慢前进。

    来到这里之后,飞船也被各种力量羁绊住。飞船上的法阵只能起到自保作用,无法向外传送消息。就是说,这里是真正的无知地带。

    肖明远不愧是天才,稳稳操控飞船前飞,不论什么样的力量袭扰、甚至是碰撞、攻击飞船,肖明远都能及时作出应对。

    这片光怪陆地的星空似乎格外大,又或者不大、只是随时都在变化而已,飞船飞了整整三年,终于飞到通往扭曲空间的门户所在。

    越往前飞,就越是光彩纷呈,可偏偏来到这里之后,在无数道流光、无数种色彩之中,有一个百丈大小的黑洞。

    从任何一个方向来看,都是一样的黑;就是说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进去黑色门户。

    飞船稍稍放慢速度,船上所有人员已经做好进入黑洞的准备。

    终于,飞船到达门口,轰的一下,一股巨大吸力将飞船直接拽了进去……

    飞船猛然变快,如同流光一样进入黑色门户。

    只有纯正的黑,黑色门户之中的世界比魔界的黑还要更黑,如果不是飞船一直在震动,实在感觉不到它正在前进。

    不知道黑色旅程到底有多长,在这种速度之下,在到处都是乱流和流光的空间之中,所有计算时间的方法都已经失效。

    不论法阵还是机关,哪怕是最简单的滴漏都不行。

    似乎这里才是真正的宇宙,没有空间、没有时间,什么都没有。

    不仅如此,飞船上绝大部分照明工具同样是失去效用,连飞船内部都陷入昏暗之中。

    肖明远站在透明窗前面,努力看着外面永远不变的黑色。

    他在计算时间。

    忽然在某一瞬间,飞船好像炮弹一样飞出黑暗世界,进入一片光芒之中。

    肖明远轻声吩咐:“请原亮先生和罗晚老师过来。”

    马上有人敢去复活舱。

    原亮又复活了,经过一番清洗,来到主驾驶舱中。

    肖明远指着外面的一片光芒:“这里就是扭曲空间,会通往无数种可能。”

    那片光芒始终在闪烁,好像是许多个明亮画幕在更迭在变换。画幕大小不同方向不同,消失的速度倒是相同,都是嗖的一闪而已。

    原亮看着各种各样的画幕:“是什么?”

    “不知道。”肖明远轻出口气:“先生要出发了。”

    原亮笑了笑:“让我也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最神奇的所在。”

    刚说完这句话,就在这片空间之中,竟然再次看见白色马车,安庆平静看着飞船中的众人:“人有三劝,这是最后一次。”

    原亮主动回话:“我一百一十多、快一百二了,马上就得死,为什么不在死前做一次尝试?”跟着问话:“你是谁?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安庆苦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一种可能吧,你、还有我,其实是生活在别人梦中。”

    “嗯?”

    “你做过梦,大多时候做梦的人会自然清醒,不影响睡眠,也就不影响梦中世界的一切;可有的人会在梦中惊醒,然后呢,梦中世界就没了。”安庆笑了一笑:“你们可以认为我是梦的使者,所以来这里劝话,因为扭曲空间中存在各种可能……”

    “你是不是在说,如果我们成为噩梦,让梦的主人惊醒,我们就不存在了,连同再造星,还有你,都不存在了?”原亮问道:“可是,我要怎么相信你?怎么能证明我们是活在别人梦中?”

    “不需要证明,我是用梦和做梦的人打比方,容易懂一些。”安庆继续说:“这个世界是有规矩和限定的,在它的范围之内,哪怕你炸了所有星球都无所谓,可所有规矩都有漏洞,这片扭曲空间就是宇宙中诸多不稳定存在的一种,也就是漏洞之一,你们想要进入,想要找寻世界的……其实,成功性几乎等于零,在你们能够找到世界和时间之前,更大的可能是通过破坏漏洞、破坏规则,而破坏掉整个世界。”

    原亮想了一会儿:“怎么能证明?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说了不需要证明。”安定笑了一下:“我只是劝话,并没有拦阻,如果你们依旧决定这么去做,我只能做旁观者,顺便祈祷你们的失败,仅此而已。”

    “你做过梦,大多时候做梦的人会自然清醒,不影响睡眠,也就不影响梦中世界的一切;可有的人会在梦中惊醒,然后呢,梦中世界就没了。”安庆笑了一笑:“你们可以认为我是梦的使者,所以来这里劝话,因为扭曲空间中存在各种可能……”

    “你是不是在说,如果我们成为噩梦,让梦的主人惊醒,我们就不存在了,连同再造星,还有你,都不存在了?”原亮问道:“可是,我要怎么相信你?怎么能证明我们是活在别人梦中?”

    “不需要证明,我是用梦和做梦的人打比方,容易懂一些。”安庆继续说:“这个世界是有规矩和限定的,在它的范围之内,哪怕你炸了所有星球都无所谓,可所有规矩都有漏洞,这片扭曲空间就是宇宙中诸多不稳定存在的一种,也就是漏洞之一,你们想要进入,想要找寻世界的……其实,成功性几乎等于零,在你们能够找到世界和时间之前,更大的可能是通过破坏漏洞、破坏规则,而破坏掉整个世界。”

    原亮想了一会儿:“怎么能证明?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说了不需要证明。”安定笑了一下:“我只是劝话,并没有拦阻,如果你们依旧决定这么去做,我只能做旁观者,顺便祈祷你们的失败,仅此而已。21902181

(看小说就到【苏拉格】www.sulage.com,m.sulage.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